一審罰金就達25億元之巨,丁書苗有多富,便可想而知了。
  事實證明,做一個富豪不難,不識字不要緊,販雞蛋出身不要緊,傍上權力就行。
  如果不是與鐵道部原部長劉志軍案相關聯,山西民女丁書苗這個隱形富豪,恐怕很難為人所知。但事實上,按照丁書苗的資產,現如今的亞洲首富馬雲,若干年前如果拿出來跟她比,恐怕連個零頭都不及。英語說得賊溜的馬雲,之前為籌幾十萬元創業,看過多少冷臉、坐過多少冷板凳都不知道,而目不識丁的丁書苗,傍上個鐵道部高官,便風捲殘雲般迅速暴富了。
  從幫“領導”洗洗衣服,到坐擁數十億元身家的巨富,丁書苗只用了短短10年時間。她經營的不是公司,而是權力;倒賣的不是產品,而是權力的資源。丁書苗是一個地地道道的權力掮客,是權力置換在這個集“仗義”、“忠誠”、“傻娘”身上的錢袋子,劉志軍什麼時候想用錢了,或者想思一下淫逸了,丁書苗心領神會。這種取之於權、用之於權的默契,堪稱官場腐敗現象中最佳的黃金搭檔。
  劉志軍貢獻給了丁書苗鐵路項目全部市場的十分之一,而丁書苗貢獻給劉志軍的,則是4900萬元的賄款,這還不包括為劉志軍處理那些諸如“撈人”、買官、送美女等見不得光的花費。丁書苗說,劉志軍幫我掙了這麼多錢,我為他花多少錢都不吝嗇。
  丁書苗所說的“掙”,其實是劉志軍的“存”。鐵路工程高達1800多億元的項目,丁書苗做掮客,從中得手25億元,憑的是什麼?是劉志軍想要的“德”——想拿多少拿多少的忠誠。是劉志軍想要的“能”——外表厚道、不顯山露水、還出手大方擺得平各色人等。劉志軍沒把這麼肥的“生意”交給親人做,沒把這麼厚的利益讓情人占,由此可見不是一般的精明。
  據此前的報道,丁書苗是獲過“中華慈善獎”的“企業家”,具體捐過多少錢,沒有最後定論。但丁書苗一邊洗黑錢、一邊漂白的迫切心情,也是足見其擺平各種關係的算計與用心的。檢察機關指控,丁書苗為了參與國家扶貧項目、樹立“正面形象”,能夠在有關的表彰會上發言、在相關刊物刊登慈善事跡,一年時間僅向原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辦公室外資項目管理中心主任範增玉一個人,就行賄高達4000多萬元。出手如此大方,辦事如此用心,其貌不揚的丁書苗對於劉志軍來說,確實沒看錯人。
  但是,形象漂得再高大上的丁書苗,總歸漂不白黑錢的來路。這就像身上穿再是什麼國際時裝大師的豪裝,都掩蓋不住僅為權力而忠誠、只為掠財而仗義的法律無知。
  權力成為社會競相圍獵的對象,劉志軍偏偏將最肥的鮮肉送給到了丁書苗的嘴裡,或許以為這是高明一招。但再是忠誠的權力掮客,在嚴肅的法治與末路的保命面前,都不會有玉碎瓦全的“高尚”。那些幻想著在家人之外物色忠誠錢包的權力擁有者,不如早點醒醒,早點收手。
  (原標題:不要幻想在權力掮客身上尋找忠誠)
創作者介紹

珠海

euvjpflay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